秦嬢

是炒雞喜歡ykym先生和mrkm先生的關傑尼∞6+1團擔

🖤💜

【橫雛】愿無歲月可回頭(七)

【78】

 

簽售會那天晴空藍得像陶器的彩釉。長長的隊伍,橫山侯隆於隊尾和著光緩緩走來,僅僅因為伊那溫柔的笑,村上信五便被徹底打碎,被一下子埋葬了的。

村上先生,能在這裡寫上“愛しい人と”嗎?

 

扉頁上貼著一張照片,兩個人燦若桃花的笑。

和這個世界上所有其他的人都不一樣,他們從彼此的容顏裏看得見當初。雛不語,接過伊手裡的書埋著腦袋寫的很仔細,甚至看得到筆尖在紙張上滑動時顫動的軌跡。

 

誒?還能這麼玩?!

村上先生,我也要您這麼簽!

可以合影嗎?

我也是我也是!

您也太偏心男性讀者了吧!

 

Hina醤,ありがとう!

 

橫山侯隆非常滿意眼下的這一場小小騷亂,於是默默退離了人群。

就算明天裹一腦袋紗布也都去他娘地吧!

 

【79】

 

當隔壁年輕的花屋女抱著一個不足三歲的男童出現在家裡的時候,村上信五第一次知道了橫山侯隆對孩子竟是如此的渴切。

 

雛端著茶杯從廚房走出,關切地問著鄰家的單身媽媽,有什麼難處了嗎?

花屋女默默飲茶,說,老家發電報說父親病重,想讓我回去再見他最後一面。

 

蹣跚學步的小男童尚不懂媽媽面上的難色,仍扶著桌沿在客廳跌跌向前走。

橫步步緊跟,在伊快要跌倒的時候主動傾身當了墊背的。男童溫溫軟軟的兩隻小肉手落在的橫的臉上,於是一吋一吋摸著,帶著好奇與欣喜。一雙瑩潤有神的大眼睛。

橫抱起孩子,將伊置身在媽媽身側,而後坐在了雛的身邊。雙手交握,是沒了掩飾的。

 

橫問,我們能幫到你什麼呢?

花屋女面露羞赧,握緊了放在腿上的手,我不能把這孩子帶回去,能不能,勞煩你們替我照看幾天?伊側頭睥睨著身邊眼神幽藍的男童。他還那樣小,尚不知人情冷暖。

雛的眼神忽而變得凌厲,你要知道,孩子不是寵物。

 

雛好像掰開了伊的手掌,把這些話放進伊的掌心,然後再合上。無論日子怎樣如流水般從不用情,生活如何難耐逼仄,孩子始終是光。伊也不是不懂得的。面前這個男人的這種既不過分熱情也不過分冷淡的態度,對於現在的伊來說,卻是異常地溫暖。

 

橫笑著撫了撫雛的頭髮,而後一把抱過正在沙發上肆意爬行的男童,將伊暖暖的身體毫無保留地納入了自己的懷裡,說,這孩子可真可愛啊,是不是,hina醤?

男童勾著細軟的身子要往雛的身上爬。

尚未成長的樣子,短短的黑髮白皙的臉盤,茁壮却羸弱。 

 

雛望著那位年輕的媽媽,說,如果你不怪罪這寄養人家是我們二人的話。

於是,雛望見了那媽媽的淚,目光一躍,生生墜落了。

 

伊握了男童的手,說,星(ひかり),这是横山哥哥和村上哥哥了。

 

【80】

 

偽·兩個爸爸和一個孩子的日常(一)

 

還是FRESCO。

橫山侯隆一手牽著村上信五一手推著車,脖子上還騎了個張牙舞爪的星。

星不依不饒,勾著小身子要往車里爬。

 

yoko,yoko,小車車,坐!

雛接過星,把伊安穩地放置在了手推車里。

hina,hina,肚餓,吃!

星捏著雛的小手指晃啊晃。雛望著貨架上滿滿的嬰幼兒食物,細細研究。

 

導購員從遠處走來,問,先生您好,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

雛捏著小方盒,這個就算不會咀嚼也沒關係嗎?

導購員望了一眼車里的星,微笑回答,這個濃稠度對您的孩子來說是沒問題的。

雛大手一掃通通進了購物車,那就好,yoko也經常不咀嚼就吞嚥食物了,多備一點吧。

橫炸毛,喂,hina,我不要面子的嗎!

 

導購員望著這雙越走越遠的身影,不禁掩嘴輕笑。

 

果蔬區,橫停了車子,問,晚上想吃啥啊?

雛正一絲不苟地盯著車里跟毛絨玩具玩得不亦樂乎的星,無暇顧及。

橫不開心,又問了一次,喂hina!!晚上想吃啥!!

雛揪出被星送入嘴裡的小熊耳朵,答,啥都行。

好!橫氣鼓鼓地扯著雛的手腕,咱去買啥都行!

星丟下小熊布偶看著倆人咯咯笑。

 

站在冷凍櫃檯前,雛晃著小腦袋密密地看,問,餃子?

橫搖頭。

雛再問,壽司?

星搖頭。

雛還問,意麵?

倆人一起搖頭。

雛怒,撈過櫃檯里的黃瓜納豆番茄一股腦地全部掃入車內。

 

剛走開沒幾分鐘,星便扯了雛的手指,hina,hina,布丁,想吃!

雛乜著橫,於是橫二話不說又蹬蹬蹬跑回去抱了滿懷的布丁回來。

 

Chi的罐頭快吃完了。

橫雷厲風行跑開。

啊對,還有啤酒!

橫再跑。

紙尿褲也囤一點吧。

橫還跑。

 

雛從滿登登的車里抱起星掛在自己肩頭,煞是滿意地拍了拍橫的小腦殼,沒啥了,結賬去吧。於是橫一手推著個重如卡車的手推車再次雷厲風行地飛去櫃檯。

 

【81】

 

偽·兩個爸爸和一個孩子的日常(二)

 

橫山侯隆趴在地上看chi安靜地臥在籠子裡睡覺,直到掃地機器人第十七次惡意滿滿地懟上了自己的腰,伊才滿不情願地挪了挪身體。

 

Hina醤,這玩意兒應該是家裡沒人的時候才用的吧。

是你太礙事兒了好嗎?

 

雛抱著衣籃從橫身上一腳邁過,坐在不遠處的地毯上哼著小曲兒整理衣服。星坐在電視前伸著個小腦袋看動畫片,不時轉過身對後面的倆人哇啦哇啦不知在說什麼。

 

星,別坐那麼近啦,對眼睛不好的。

雛放下三人的衣服將星抱起,而後放在了橫的身上。

yoko,hina,一起看!

星扯了扯雛的衣角,而後展開個懷抱穩穩地坐在了橫的懷中。

 

電視正放映著的,是一部童話映畫。翡翠森林里的小狼和小羊在暴風雨中相識。

 

星仰著張小臉問,狼和羊應該是朋友嗎?

雛望著星,說,狼和羊不應該是朋友,可咩咩和卡布是的。

星皺眉,為什麼呀?

雛回答,因為羊是狼的食物,他們的立場從一開始就不是對等的。

星問,對等?

雛說,而那對等的前提就是愛。

星問,愛?而後扭臉望了橫,那Yoko和hina是對等的嗎?

橫寵溺地捏了捏星的小臉,是了。

星嘿嘿笑,星和yoko,hina是對等的嗎?

雛反問,那星愛不愛yoko和hina啊?

星狠狠點頭,愛呀!

雛說,那就是對等的了。

星說,那星也很愛媽媽,星和媽媽也是對等的了,yoko和hina是對等的,那yoko一定也很愛hina。

橫笑著又抱緊了星幾分,說,古靈精怪。

 

映畫里的狼和羊為了彼此的愛和對等選擇了離親叛眾。他們在決裂的環境同對立的世界里搖搖欲墜。星還太小,尚不懂得這腥風血雨的殘酷。

 

星問,既然咩咩和卡布是對等的,為什麼他們還要逃呢?

雛說,他們的對等,是有悖於倫理的。

星問,倫理?

雛說,卡布雖然很愛咩咩,可卡布始終是一匹狼,而咩咩是一隻羊,在這個最本初的定位上,他們還是一種不對等的關係,狼會吃掉羊,這種種族關係是無法改變的。

星撇嘴,好複雜啊,那yoko和hina是天生就對等的嗎?

 

雛看著星仍天真的瞳眸,竟一時怔忡。

誠然,人生的某一部分或許受制於命運,或許命運會如斑斑駁駁的陰影染暗我們的人生地表。雛想,我不過是個安分守己的男人,想與一個人,結成一段單純的感情關係。

畫面上,虛弱的咩咩躺在地上再也沒有力氣繼續奔跑,他們始終到不了那片可以容納彼此的淨土——他們的翡翠森林。伊對卡布說,卡布,沒關係的,把我吃掉吧……

卡布用力捶打自己飢腸轆轆的肚子,邊嚎叫邊流淚。

何以這世皆不容。

 

在這裡,我們,就是天生對等的呀。

 

橫灼灼望雛,面容泛紅。伊的手仍裹著溫暖,墜在雛的心上。這對等已經存在了四萬年。橫偷偷地在伊的靈魂中畫下第一道皺紋,讓伊的心靈長出第一根白髮。

 

這裡?星仍嘟著小嘴苦苦思考著,我懂了!這裡就是家呀!

 

多情可以多到沒際涯。有情則無限,有情而已。

 

 

【82】

 

偽·兩個爸爸和一個孩子的日常(三)

 

星學著橫的樣子趴在chi的籠子前瞪大眼睛看窩在裡面的毛茸茸小圓球,掃地機器人嗚啦啦地再次轉來,壓過星肉肉的小屁股揚長而去。星咯咯笑。

雛在書房工作,橫窩在沙發上看搞笑番組,不時爆發出水燒開時的尖銳笑聲。

 

雛光著腳蹬蹬蹬跑來去廚房,疑惑地問,誒,yoko你燒熱水了?

星也學著橫的樣子笑,邊笑邊往伊身邊爬。

橫大手抱過星,說,你才燒熱水了。

雛扶額,你丫笑聲越來越魔性了,星,可不能跟yoko學啊,我沒辦法跟你媽交差 。

星不聽,抬臉看著橫,倆人一起嘶嘶地笑。

 

星躺在兩人中間睡覺,第一次夢見了自己的爸爸。夢裡的男人像雛身邊的橫,時而沉靜,睿智,時而好動,任性;又像橫身邊的雛,時而溫柔,恩慈,時而童真,可愛。

心知是夢,可仍是覺到幸福了。

橫起身上廁所,看到睡的四仰八叉的星,眼角是藏不住的笑意。伊掖緊了被角,輕輕掩上了門。Chi正埋在碗裡呼呼吃飯,便順道又添了些貓糧。

Chi毛茸茸的小腦袋蹭了蹭手背,算是說了感謝了。

 

剛坐上馬桶便聽到房間裡傳來一聲尖銳的嚎叫。橫提著褲子一個箭步躥回去,只見星扒著床沿哇哇哭,雛手忙腳亂地揉著伊的後腦勺。星仍擠著眼睛嗚嗚哭。

橫走過來一把抱起星,擱在自己腿上。

呼呼不痛,呼呼不痛,痛,飛飛~

星仍哇哇哭,邊哭邊凝噎著,可疼,可疼了……

 

兩個大老爺們哄了二十分鐘仍不奏效,橫破罐子破摔開始嘶嘶地笑。星聽到水燒開的聲音立馬止住了哭鬧,捏著橫的小手指跟著一起嘶嘶笑。

雛看著這個稍顯詭異的場景一言難盡,心裡盤算著以後咋跟孩兒他媽交代啊。

 

【83】

 

偽·兩個爸爸和一個孩子的日常(四)

 

Hina,hina,yoko去哪了?

 

星推開書房的門瞪著大眼睛問雛。

雛將星抱起,走到窗邊指著不遠處的那扇門,說,yoko在那裡。

星探個小腦袋遠遠看著,說,我在那裡見過他!

雛問,想去那裡玩嗎?

星小雞叨米般猛點頭。

 

於是雛換好衣服便抱著星出門了。一腳踏入的時候不出所料著被一群小腦袋擁擠地圍上。星在裡面並不安穩,接受著熱情的洗禮。

 

好可愛的孩子啊!

你倆誰生的?

寶寶,你叫什麼名字啊?

哥哥這裡有糖你要不要吃?

喂,yoko,你幹嘛啦!

 

橫雙手劃拉開往前湊的小腦袋們用懷抱護住了星。

雛拉開椅子坐下,說,他叫星,隔壁的孩子,他媽媽有事托我們照顧幾天而已。

星也不慌鬧,環著橫的脖頸問,yoko,yoko,他們,是對等的嗎?

橫笑,嗯,這裡,大家都是對等的哦。

星張開雙手,這裡的愛那麼多,那麼大!

 

【84】

 

偽·兩個爸爸和一個孩子的日常(五)

 

晚上,兩人圍著貓腳小浴缸在給星洗澡,星舉著小鴨子玩得不亦樂乎。

 

雛問,今天跟著哥哥們都去哪裡玩了?

星答,去了公園!

橫問,開不開心啊,他們有沒有欺負你?

星說,才沒有欺負!Subaru給我撈了金魚,yasu給我講了好多好多好聽的故事呢!還有maru,他的鬼臉都好好笑的,ryo雖然話不多,可一直都在陪我玩,蹺蹺板啊,滑梯啊,他笑起來可好看了。還有kura!他也給我買了好多好吃的,大家都超愛星的~

 

與別人共有的這些記憶碎片,就是與那些人共同度過人生的佐證。那時的星尚不知自己以後的人生會怎樣,可這場短暫的相遇,卻著實在伊之後漫漫的人生中凝成了一束光。

 

【85】

 

花屋的母親回來了。伊站在門口看星坐在秋千上飛得比夢還要高,那雙男子細細呵護著伊唇邊漫漶的幸福。雖只一周未見,可孩子從未生長得如此繁茂。

 

雛說,我喜歡星,是想要他從我和yoko這裡囊獲很多很多愛和情感的。

雛鬆開星仍捏著自己小手指的手,鄭重地交還了一位母親。

 

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

星萬般不捨地放開了那隻手,回到了母親的身前。

你該感謝的不是我們,是你的星(光)。

 

母親蹲下緊緊擁著星無聲流淚,男童笨拙的小手環過伊的脖頸成了個安慰的形狀。

Yoko說星跟媽媽,是對等的愛,不哭,媽媽哭,星也難過。

 

蟬鳴。流轉於眼前的綠意濃郁的樹影。藍天中懸浮的城堡般的雲朵。

雛長長的劉海被伊用橡皮筋紮成個沖天辮,在頭頂搖曳生姿。

 

【86】

 

《村上信五寫給尚未到來的孩子的一封信》

 

如果我們有幸擁有你這樣一個孩子,我想執筆告予你,你的父親是一個怎樣優秀的人。

 

他溫柔勇敢果決

擔當作為且大愛無疆

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不驕不躁踏實住了並活在當下

有大智不貪小聰

拿得起放得下

思進取並以身作則

寡言但睿智

表裏如一不妄自菲薄

有氣度卻不納百川

謙遜寬容但不妥協忍讓

懂得循循善誘

懂得寡淡與豐沛


懂得你的一顰一笑

懂得陪伴和我愛你

 

【87】

 

《橫山侯隆回信一封》

 

他的孩子,不就是你了嗎?


*******分割線*******

评论(2)

热度(22)

© 秦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