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嬢

是炒雞喜歡ykym先生和mrkm先生的關傑尼∞6+1團擔

🖤💜

【橫雛】先知鳥

·先知鳥是俄羅斯民間傳說中的預言鳥

·高中生設定,超短

·當橫山同學被一只笨鳥洗腦後不小心喜歡上了村上同學

 

 

上課。發呆。跟涉谷打遊戲。偷看前排的村上。和丸山鬥嘴。被安田治愈。再次被戶君單方面揶揄。最後和搶了自己雞腿的大倉繞著三樓的長廊你追我趕到放學的鈴聲響起。

橫山同學平凡無奇的一天就這麼結束了。同無數個去日來日應是沒差。

 

「ただいま」

 

對著無人的家打了招呼,橫山脫掉鞋子走進廚房,默默吃完了餐桌上媽媽提前準備好的晚飯,看了會無聊的番組,模仿了時下正紅的幾位搞笑藝人,打了遊戲,看了漫畫,燒好熱水,泡澡,和小鴨子玩了一會,推開臥室的門,準備睡覺。就在這時。

 

嗯。那裡趴了一隻鳥。非常精巧的一隻小鳥先生。

尚未豐滿的羽翼啪嗒啪嗒在空中撲騰著,而後繞著房間井然有序地飛了起來。

 

「你丫打哪兒冒出來的啊!!」

 

橫山同學目瞪口呆地盯著在自個兒房間悠然盤旋的鳥先生,眼鏡都快瞪破了。窗戶明明關得死死的,眼下也是紋絲不動地緊緊關閉著。白日無人的時候家裡進賊了?可到處都沒有被撬開的痕跡,房間整潔如初。所以,鳥先生是哪裡進來的?話說,這是一隻啥鳥啊?比蟬稍稍大個兒一些,絲毫不慌亂,眼下穩穩地停落在了書架上。

然後,小尖嘴兒啪嘰張開了。

 

「subaru每次打遊戲都誤傷友軍」

「啥?」

「maru的一發技一點都不好笑」

「說…說話了?」

「yasu果然是我的小天使」

「鬧呢是吧?」

「戶君能不能別再讓我喝香蕉汁了」

「啥玩意兒?」

「大倉快放下我的便當」

「哈?」

 

鳥先生竟然開口說話了?八哥嗎?還是鸚鵡?重點是!這些話……完全是橫山同學的心聲。眼下所發生的一切,已經是任橫山想破腦袋都無法消化的超自然事件了。

 

「喂,鳥先生,你是有讀心術的嗎?」

 

鳥先生並沒有回答橫山的疑惑,而是開始了又一輪的循環。

 

「subaru每次打遊戲都誤傷友軍」

「是啊,我都死了一百七十三回了。」

「maru的一發技一點都不好笑」

「每次都是PANG——的那樣。」

「yasu果然是我的小天使」

「對啊對啊,貼心又善解人意嗚嗚。」

「戶君能不能別再讓我喝香蕉汁了」

「雖然真的很好喝。」

「大倉快放下我的便當」

「你大哥我餓肚子不打緊,萬一再給你撐嗝屁了多不好。」

 

橫山同學跟著這隻來路不明的鳥先生你一言我一語地發洩著心裡的小情緒。

不知不覺間身心都變得輕緩了起來。

 

「hina我喜歡你」

「就是,hina我喜……啥玩意?」

 

Emmmmmm??又鬧哪樣?橫山同學一腦袋懵逼。

 

「hina我喜歡你」

「喜……喜歡你個錘子!」

「hina我喜歡你」

「別介,我不喜歡他!」

「hina我喜歡你」

「老子燉了你信不信!」

「hina我喜歡你」

「我他媽的不喜歡他啊!!!」

「hina我喜歡你」

「閉嘴你這隻笨鳥!」

 

橫山捲起身邊的雜誌追著低空盤旋的鳥先生大戰了三百回合。最後哼哧哼哧地呈個大字型躺在床上呼呼喘著粗氣。鳥先生墜在伊的頭上。

 

「hi……」

「吵死了啦!」

 

Pia!橫山同學急火攻心一雜誌卷上了自己的腦殼。

Round 1,橫山卒。

 

「我雖然天天上課都會忍不住偷看他,可那才不是因為喜歡……」

 

伊碎碎念叨著,不知這辯白是說給自己,還是說給鳥先生。

 

 

*******

第二日,橫山同學頭上頂了個鳥先生悶悶不樂地朝學校挪去。令伊驚詫的是,似乎旁人都看不到鳥先生的存在,所以,這單單是自己一個人的幻覺嗎?

 

「你這只爛鳥,煩死了」

「呵呵,丫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哈。」

「hina我喜歡你」

「相信我,你馬上就會成為大倉的午飯。」

 

午休時間,涉谷抱著遊戲機再次吊兒郎當地朝橫山晃悠了過來。

 

「kimi,你丫姨媽來了?咋沒精打采的啊?打遊戲不?」

「subaru每次打遊戲都誤傷友軍。」

「是你自己技術爛好不好!」

「不愛打,煩。」

 

丸山帶著彎彎的狸貓笑坐在了橫山的身邊。

 

「裕親,想見識見識我新搗鼓出來的一發技不?」

「maru的一發技一點都不好笑。」

「太傷人了吧!」

「愛咋咋,煩。」

 

安田拍了拍沮喪的丸山,支著小臉霎時擔憂地望著橫山。

 

「yoko啾,發生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嗎?」

「yasu果然是我的小天使。」

「有不開心的事情就要講出來嘛,別自己憋著啦!」

「嗚嗚嗚,煩。」

 

戶君捧著香蕉汁走來。

 

「橫山君,新鮮的,喝不?」

「戶君能不能別再讓我喝香蕉汁了……」

「這可是注入了能量噠!」

「不想喝,煩。」

 

大倉十分勝手地打開橫山的書包,輕車熟路地拿出便當盒。

 

「哇!Yoko啾今天的午餐是炸雞誒!那我就不客氣啦~」

「大倉快放下我的便當!」

「可是看起來超好吃誒……」

「吃吃吃,煩。」

 

村上抱著文庫本從後門進來,呆呆地望了望橫山頭頂的鳥先生。

 

「yo…yoko?沒事兒不?」

橫山抬頭。看清來人後匆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倉惶地跑了出去。

「誒?我被……討厭了?」

 

村上一腦袋問號,剩下六臉懵逼面面相覷。

 

 

*******

放學的鈴聲響起。光線暗淡,黃昏擴散在微微乾燥的空氣裏。

橫山頂著腦袋上的鳥先生在長廊上慢悠悠地走,無聊賴中透過幾凈的窗戶看著放學的人流紛亂地穿梭在這個龐大而忙亂的學校中。空氣裏浮現出許多許多白色的點,像膠片電影裏那些陳舊的黴斑,伸手抓不住,卻在視網膜上確鑿存在著。忽而被誰拍了肩膀。

 

「kimi,你今兒可不大對勁啊?」

「並不想被歐桑這麼說好嗎。」

「你才歐桑你全家都歐桑。」

 

涉谷齜牙咧嘴地伸手捏住橫山的臉,見對方並無反應。

 

「喂,失魂落魄啦你?」

「嗯?沒啊,咋?」

「今天hina問我……」

「啥?Hina說啥了?」

 

涉谷狡黠地瞇起眼睛,「哦?」

橫山瞪著個大眼睛啪啪望了去,「說啊你!」

 

「hina問我,‘yoko最近是不是討厭我了啊?’」

hina我喜歡你

「閉嘴你吵死了!」

「誒?是hina問的又不是我!」

「subaru,我沒說你啦。」

「誒誒誒還有第三個人嗎現在??你別嚇我!」

 

炸了毛的涉谷貓滋兒哇兒一聲死命摟住了橫山同學的手臂。

 

「吶,subaru,我真的沒有討厭hina」

「可你躲他躲的也太明顯了吧。」

「可那不是討厭的意思。」

「不是討厭,那就是喜歡咯?」

hina我喜歡你

 

涉谷懶懶的嗓音不著力度地落在了心臟上。像片輕柔的羽翼。

一語中的。可無法承認。

 

「才…才不是,大家都是男孩子,哪有什麼喜歡…不喜歡的……」

 

涉谷看著橫山染滿薄緋色的耳尖,拍了拍伊軟軟的髮。

 

「kimi,你沒救了。」

 

 

「ただいま」

「うん、お帰り~」

 

橫山甩掉鞋子對著在廚房裡準備晚飯的媽媽打了招呼便垂著腦袋回了自己房間。落鎖。鳥先生離開了伊的頭頂,繞著房間自由盤旋。橫山躺在地板上,幽幽地望著天花板。

 

「好開心」

「你又知道哦。」

「hina在意我,好開心」

「才不是這個!」

hina我喜歡你

「……又開始了又開始了」

hina我喜歡你

「你丫口渴不?」

hina我喜歡你

「嘛,我不討厭他便是了」

hina我喜歡你

「可都是男孩子,算得上喜歡嗎?」

hina我喜歡你

「他一定是喜歡女孩子的……」

hina我喜歡你

「你他媽都不聽人講話的嗎!」

hina我喜歡你

「…………」

「hi……」

「媽!咱晚上吃烤鳥吧!!」

 

Round 2,橫山再卒。

 

*******

這一晚,橫山同學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太陽升起的速度十分緩慢而難以察覺。橫山盯著窗外凝著的某一點,始終保持著這一姿勢。遠處的地平線呈現出了某種瑰麗的色彩。在那之上的青空,失去了顏色。

一陣裹著焦躁味道的風襲來。橫山乜了一眼身側的鬧鐘,此刻清晨七點二十分。

今日週末,不用去學校。可待在家裡也是閒暇無事,還是出門找點樂子吧。

帕青哥老虎機啥的都好。於是橫山衣著洗漱完畢,叼了片素麵包便匆匆跑出門。

 

等待第三個路口的紅燈之時,橫山隔著早行的三三兩兩人群,一眼望見了村上的身影。

伊穿一件淺灰色毛衣,黑色外套,帽檐壓的很低。

沉默,消瘦的身形在深秋的風中略顯單薄。某個女生在一旁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裏,也噤聲不語。只是默默地跟著,然後不時睥睨街道兩旁的風景。

這一段路,他們兩個人。頭頂信號燈轉綠,橫山仍膠著在原地。

 

「約會……?女…朋友?」

 

鳥先生仍在橫山的頭頂盤旋。

 

「好傷心」

「我完全沒有被傷到!」

「好傷心,好傷心」

「都說了沒有啊!傻逼!!」

 

鳥先生落在了橫山的肩頭。

 

hina我喜歡你

 

輕輕煽動的羽翼在耳畔震動出微涼的風。

那羽毛溫柔地撫摸著伊對的面頰。

 

「hina,我喜歡你啊……」

 

橫山仍裹足不前。伊同村上之間隔出了個山海來。

 

「別讓我,都說出來啊……」

 

鳥先生離開了橫山的肩膀,而後朝著村上的方向,筆直地飛了過去。

 

「喂,你這隻笨鳥!」

 

橫山奮力前追。在鳥先生即將落在村上身上的那一刻,橫山一個飛撲把那人壓在了自己身下。那一刻,面面相覷。兩公分的距離。鳥先生在二人頭頂再次平穩地畫起了圈圈。

而後,朝著明亮的蒼穹的彼端,頭也不回地振翅飛去。

 

Round 3,橫山卒得體無完膚。

 

人潮紛亂,市井聲不絕於耳。

女生輪流端詳著他們。目光將他們分開,復又聚攏。卻不靠近。身側的樓房將陽光分割成一塊規整的矩形。這矩形橫亙在他們之間。無人去跨越這塊矩形。

女生的視線凝進村上的眸里。原來那裡始終住了一個人而伊不自知。

 

村上的背包墜在地上,露出了文庫本封面的一角。

《假面獨白》。

 

「抱歉。」

 

橫山的聲音變得有氣無力。

伊紅著臉從村上身上爬起,躲過圍觀路人的竊竊私語,悻悻地跑開了。

 

「yo……」

 

村上意欲屈身追上,卻被誰拉了衣角。

回頭。女生薄薄的淚眼。伊囁喏道。

 

「村上君,你說的那個喜歡的人,是橫山君嗎?」

「對不起啦……」

 

村上淺淺地笑了。伊握著自己的罪孽,渴求諸神寬宥。

 

 

*******

當村上同學甩著石頭第三十七次扔向橫山同學家窗戶的時候,橫山終於開門了。

村上從口袋里掏出小小的鳥先生,捧在手心。

 

「yoko,我喜歡你」


评论(12)

热度(62)

© 秦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