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嬢

是炒雞喜歡ykym先生和mrkm先生的關傑尼∞6+1團擔

🖤💜

【橫雛】愿無歲月可回頭(六)

·一個不小心越寫越無聊了( ∙̆ .̯ ∙̆ )


【65】

 

當涉谷昴一個從天而降順理成章地牽走自家狸貓的時候,橫山侯隆赤身裸體一臉怨念地走去關了浴室的門,保險起見又上了三重鎖,而後又滯重地泡回了浴缸里。

 

雛瞇眼,說,你腿不疼了啊?

橫無視之,曰,看來咱家得考慮換個密碼了。

雛樂,就你丫金魚破腦袋,就算換了密碼你能鎖住的還是只有你自個兒。

橫癟嘴撒潑,hina醤~水花濺了倆人一臉。

 

雛揉了揉伊軟軟的頭髮,說,我覺著如果yoko少年時候去參加了傑尼斯的甄選的話,一定會是人群裡最耀眼的星,收穫百萬人的簇擁與盛大。

橫輕笑,問,你小腦袋瓜天天都在想啥啊?

雛嘟嘴,那你看嘛,yoko長得這麼好看,還會撒嬌,遇事沉穩冷靜,待人又誠懇溫柔。

橫拉過雛,四目相對著,那這麼說的話,hina也是應該一起去參加甄選的咯?這樣咱們兩個會一起進事務所,一起出道,一起收穫百萬人的簇擁與盛大。

雛哧哧笑,誰給的你自信阿喂!

 

橫捏著下巴若有所思,說,說不定這就是平行世界的我們啊!

雛問,yoko居然會相信平行世界這一說?

橫答,幹嘛不信啊,不管是平行世界也好,異次元也罷,橫山侯隆的身邊都會有一個叫村上信五的人的存在,他們始終共享著過去和未來,前世與今生。

雛不僅咋舌,嘖嘖,看不出來你還是個文藝青年,要不這期專欄,您寫?。

橫甩頭,不敢不敢,近墨者黑,近豬者肥嘛。

雛掂起巴掌二話不說pia之。

 

橫山侯隆才不是文藝青年,是你教會了他感情用事呀。

 

【66】

 

橫山侯隆拿著浴花摑著村上信五的肩頭要給伊擦背。

 

雛聽話轉身,乖巧地抱著雙膝坐在浴缸里。

橫突然指著雛的後頸,驚訝地說,hina醤,你脖子後面也有一顆痣!

雛聞聲扭頭,手指胡亂摁著,這裡嗎?

橫捏著伊的手指,這裡!

雛嫌棄瞇眼,有顆痣有什麼好奇怪的,至於興奮成這樣?

橫撲棱棱,濺了二臉水花,不是啊!我這裡也有一顆!一毛一樣的!

雛繼續鄙視,早八百年就知道了謝謝,你丫是不是太鈍感力了?

 

一個橫山侯隆不說話。

雛碎碎嘟噥,好像subaru脖子後面也有一顆痣來著?

 

一個橫山侯隆繼續不說話。

 

【67】

 

村上信五撒丫子跑進店裡的時候是上午十點多鐘。隱秘的角落里只有幾個翹了課的女高叼著吸管玩手機,丸山浪平一個瀟灑轉身前去搭訕。橫山侯隆後腳跟著走了進來。

 

雛剛進店就朝著昴飛撲過去,扒拉著伊的衣領子猛瞧。

昴不悅,hina,你幹啥呢?

雛扭臉對著橫吼,確認完畢!

橫一個衝刺跑過去揪起丸山的領子把伊從女高旁邊掂了回來。丸山不樂意了,你們夫夫倆夠了啊,一個二個都跟拎貓似的,快鬆手啦yoko啾!

橫蹙眉,丫閉嘴!Maru也確認完畢!

剩下的戶君大倉安田護著自己脖頸子瑟瑟發抖,驚恐地望向了面前磨刀霍霍的倆人。

 

獲悉事情的原委之後,昴輕哼一聲端起了酒杯,搞半天就為了看脖子後面的痣?

雛說,對啊,咱們七個居然都有!

丸山說,嘛,大概這就是命定的兄弟了吧。

 

戶君理了理衣服,所以,能整啥幺蛾子啊?

安田說,收集完脖子後面的七顆痣能拯救世界?

丸山瞪,能減少暴力犯罪,停止消費稅增稅的問題嘛?

大倉接,還是說七顆痣一起站在阪蛋前能引發妹子們的狂熱尖叫?

 

【68】

 

角落里一直摳手機的女高們不淡定了,吼,MD終於齊了!今兒七個都在!

 

女高A蹦到中間,指著橫,說,你就是他大哥黑桑!

橫白人問號臉:大哥??

女高B指著昴,說,你是小老頭紅桑!

昴:喵喵喵?你全家都小老頭!

女高C指著雛,說,你是紫桑!

雛:啥玩意兒啊?

女高A指著丸山,說,你就是橙桑啦!

丸山: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女高B指著安田,說,你是小天使藍桑啊!

安田:誒?天使??

女高C指著戶君,說,你是小黃大爺啊!

戶大爺黑著張臉抱臂不語。

女高A劃了一個圈,指向大倉,說,你是貴族小綠!!

大倉撇嘴,誒~~最後才到我嘛??

 

女高ABC齊聲吼,黑紅紫橙藍黃綠已經集齊,無限大力量注入!You!去拯救世界吧!

橫伸手貼了貼女高的額頭,お前 頭大丈夫か?

女高紧紧攥着横的手,激动地说,eito ranger,世界需要你们!阪蛋需要你们!

 

七臉懵逼。Eito ranger一知半解卻感同身受著。

 

【69】

 

睜開眼睛的時候窗外已然大亮,瞄了一眼床頭的鬧鐘,現在是清晨八點。

七個人同時做了一場怪異卻熟悉的夢。

 

夢裡有一個無限大的符號。

 

十點多的時候村上信五急匆匆跑入店裡。店裡的場景同夢境里如出一轍。角落里叼著吸管的女高們一邊擺弄手機一邊同身側的丸山談笑著。昴坐在櫃檯前,似乎仍宿醉中。

 

啊,紫桑!戶君放下手裡的抹布,欣喜地指著雛大叫。

雛驚詫,誒??

安田看著他們,你們也做夢了嗎?

大倉從廚房裡走出來,靠著安田的肩,說,eito ranger什麼的。

橫跨過店門,無限大什麼的。

昴摁壓著太陽穴,懶洋洋地,脖子後面七顆痣什麼的。

丸山抱著菜單走了回來,黑紅紫橙藍黃綠什麼的。

 

所以???六個人齊刷刷地看向了他們大哥。

橫大手一揮,you!去拯救世界吧!

 

角落里的女高們麻利兒收起手機,丟下一張樋口一葉便背著書包匆匆離開了。

 

女高A:你倆不覺著今兒這家店的人都怪怪的麼?

女高B:怕不是腦殼有問題哦…

女高C:姐妹們溜了溜了~

 

嘛嘛嘛,不過是做了一場關於平行世界的美夢丫。

 

【70】

 

清晨七點半,chi把貓砂抓得啪啪響,於是橫山侯隆一個翻身下床掂著小鏟子捏著鼻子跪在地上哇啦啦鏟。村上信五閉著眼睛摸著墻走一步退兩步地朝廁所挪去。

 

雛站在馬桶前尿完尿突然就想上大號了,於是扒了褲子坐下,朝外面喊,yoko,給我把報紙拿過來!不要昨天噠~

一分鐘后橫一手掂著炒勺一手捏著今晨的報紙來了,曰,你丫拉個屎屁事兒咋這麼多!

雛二話不說捲起報紙準備pia之,橫乖乖送上腦殼。

 

中午店裏,橫架著眼鏡細細看著手賬本,而後抬臉望著雛,問,你明天下午是不是跟出版社有一個碰頭會啊?

雛哧溜哧溜地嗦著烏冬,答,對啊,說是要商討一下簽售會的詳細事宜。而後扭頭對大倉說,廚子手藝越來越好了啊,倍兒好吃!趕明兒讓yoko給你漲點工錢~

大倉笑裂了嘴,謝謝小老闆的小老闆啦!

橫微微蹙眉,簽售會?

雛喝完最後一口湯,點點頭,好像這次銷量還不錯,負責我的編輯說心齋橋那邊一家新開的書店是銷路最好的,他跟店主商談後決定辦一個小型簽售會,算是答謝讀者客人了。

 

安田湊了過來,哇,信醤!おめでとう~~

昴也插進了個花花腦袋,上下打量著雛,說,喂hina,你有出席正式場合的衣服嘛,真打算穿著yoko的T恤yoko的褲子yoko的人字拖去回饋你親愛的讀者朋友?

雛忽閃忽閃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睛,愣愣地想了一陣兒,說,好像還真沒有太正式的誒……

丸山抱著菜單從五號桌轉了過來,信醤,咱倆體型差不多,我的借你唄~

戶君支著下巴坐在櫃檯旁,maru別鬧,小心橫山君揍你。

橫一巴掌甩走丸山,滾丫的,subaru你倒是管管。

丸山委屈地垂下腦袋,昴順勢接過自家巨型寵物,愛憐地順毛中。

大倉給自己倒了杯酒,梅田那邊有一家店還不錯,小老闆你可以帶著信醤去買一套嘛~

 

橫山侯隆很是中意自家廚子的提議,於是笑嘻嘻地從錢包裡抽出一張福澤諭吉甩在大倉面前的桌子上,曰,哥賞的,今兒店裡的酒隨便喝~

於是乎,村上信五被橫山侯隆雷厲風行地拉出了門。

 

【71】

 

村上信五伸著個小腦袋盯著屏幕上五顏六色花里胡哨的地鐵線路猛瞧。橫山侯隆一把牽走了自家小祖宗,說,別瞅了,中央線轉御堂筋線三站路就到了。

 

通過剪票口進站之後雛發現上行線和下行線似乎都剛發車不久,月臺上幾乎沒有什麼人,等了一會兒,覺到了無聊,便踮著腳把自己的小尖下巴支在橫的肩窩搖頭晃腦。

橫正琢磨著手機上大倉發來的地址,立馬扭了臉望了自家寶貝兒,問,咋了?

鼻尖微妙地掠過鼻尖。雛咯咯笑,而後送上小虎牙不懷好意地咬了橫的下唇。

橫來勁了,揣了手機夾住雛的小腦袋,嘿你個小祖宗自個兒引火上身別怪我了哈?

雛掙扎,大庭廣眾你想幹啥!

橫不依,幹你!

 

乘客漸漸多了。宛如從月臺下憑空湧出般,陸陸續續增加著。

橫見狀放開了懷裡的雛,耳尖紅紅的。人群逐漸形成隊伍,他們也加入行列。閱讀周刊的男性,低頭飛快摁著手機屏幕用社交軟件聊天的上班族,聊天聲略高的化著誇張濃妝的女高。雛被眾人包裹著,靜靜地站在中央。橫不知何時移到了伊的身後,似乎是在用自己的身體為伊圈出了一隅靜謐的小天地。是不著喧鬧的。

雛微微側頭摩挲著橫堅毅的側影,此刻被細密的燈光朦上了一層柔和的細膩。

仿佛是喧囂的石頭森林裏突兀出的一棵千年古樹,一方靜謐而優雅的湖泊。

 

他們很少坐地鐵。雛一般只在以家為原點,半徑不超過三公里的範圍內活動,而橫的活動範圍便是圍繞著雛。即便移動範圍超出了常規,他們首選的交通工具也絕不會是地鐵。橫討厭讓雛跟熙熙攘攘的人群擠在一塊兒,尤其是自己不在身邊的時候。

 

【72】

 

車來了。人群如巨浪般推搡著向前,雛幾乎是被橫抱上了車。

雛被人流推擠著小臉死命貼上玻璃窗,橫緊貼在伊身後,隻手環腰,另一隻手握著吊環。身邊仄著一位帶著誇張的大耳機聽搖滾音樂的少年,震耳發聵的鼓點通通漏在了耳邊。

列車忽而左轉行駛,雛一個猛子小腦殼直直懟在玻璃上,鼻尖紅紅的。

橫騰出手揉了揉,問,疼不?

雛眨巴著一雙盈盈秋水的大眼睛,扭臉看著橫,死命點頭。

這小破車!橫咒罵著,於是加大了摑著伊腰身的力道。

 

雛貼著橫的胸口瞪著雙新奇的大眼睛左扭扭右晃晃,忽而看見旁邊的座位上某個穿著伊達政宗鎧甲的人,偶爾睥睨著自己。也許是BASARA的coser等下要去參加漫展活動?

雛一本正經研究著伊達政宗身上的鎧甲。作為cos服裝而言未免也太過精細了。

大鎧以胸甲、披膊、腋擋和甲裙等部分構成,整領鎧甲有千餘塊甲片,甲片表面塗有黑漆,用染色的皮帶和緞繩編綴。與大鎧配對的頭盔此刻被伊抱在腿上。

盔沿上裝有以獅、龍等為造型的前擋臺,並插有鍬形前擋。

 

すげぇーカッコええなぁ……雛不禁驚歎出聲。

橫順著雛的目線望過去,說,想要?哥也給你整一個!

雛伸著手肘懟了伊的肚子,鬼才想要好嗎!

雛視線再次上移,挪回了掛在胸肩部的金屬護板上。

伊扭著小臉問橫,你說那個護板的材質是軟的還是硬的啊?

橫歪著腦袋看了一陣兒,說,應該是軟的吧,要是真傢伙大概早就被壓死了。

 

雛忽閃著好奇的大眼睛,下一秒,伊夠著身子伸長手在伊達政宗的身上摸來摸去。

 

喂!Hina!橫想要阻止的時候已經為時尚晚。伊達政宗轉過臉冷冷地瞪著雛。橫立馬點頭哈腰給人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啊,這孩子又犯天然了他不是有意X騷擾您的啊您見諒。

Yoko!是硬的!可硬可硬了!雛欣喜地大叫出聲。

 

伊達政宗接著瞪。瞪完雛瞪橫。黑漆漆的眼珠子瞪成了個貓頭鷹。

車到站。橫山侯隆低著一張熟透的臉拉著自家歡欣雀躍的小祖宗一言不發地擠下了車。

 

 

【73】

 

伊達政宗

 

我從山形縣搬來大阪已經三個月了,每天都會乘坐中央線一個來回,見過形形色色路人無數,還是頭一回遇見了個敢肆無忌憚碰我的呆傻玩意兒。

 

望見那擁抱的一雙男人,第一次。白皮黑髮的男人環著他的腰穩穩站著,他深棕色的髮,身材有些瘦小,偎在黑髮男人身前,是成了個懷抱的樣子了。車行顛簸,他小小的身子隨著車廂搖擺不定,啪嘰一腦袋懟上了玻璃。黑髮男人低下腦袋心疼地捧起了他的臉頰。

那一刻總覺他真的小小的,這小並不是因了他的本身,而是他與他的在一起。於是他便成了他身邊的小小男人了。他撒嬌,他寵溺,他們相視微笑。這笑穿越了生之疾苦與磨難,成了個最質樸純粹的樣子了。所以他會做出接下來如此天然的舉動,我早知而不驚詫。

 

他忽閃著大大的下垂眼古靈精怪地盯著我猛瞧,我瞪回去他還瞧。時而蹙眉時而笑,露出兩顆尖尖的小虎牙。他們交頭接耳了一陣兒,黑髮男人也轉臉看向了我。

與我對視的那一剎他唐突地轉了視線,白皮染著赤紅,紅到耳尖。

他身前的小小男人是一邊放肆望著我一邊伸手觸摸了我的鎧甲了。其實我是覺著他的小動作里幾分可愛,像隻動物。是出於某種天性的,絕非冒犯。白皮男人看到了我毫無遮掩的視線,於是攬過他的肩向我深深鞠躬致歉了。我不說話,仍看。

 

車到站。他牽著他的手腕倉惶離開。

我視線追隨,直到那兩抹身影匿在了人潮里,那雙手仍沒有放開彼此。

 

今天的中央線還真是有趣。

 

【74】

 

橫山侯隆第三次轉身發現自己手裡牽著的祖宗又不見了。於是四處尋找,終於在某個賣章魚小丸子的攤位前看到了那個探出頭的小腦袋。

 

橫走過去掏出錢包,說,阿姨,給我來一份。

雛扒著橫的手臂晃啊晃,yoko,我也想吃,你請我不?

橫揉了揉刺刺的小腦袋,說,就是給你買的。

小虎牙嘿嘿笑,那我要兩份!

 

雛一手捧著一盒小丸子,發現沒手吃了,心裡鬱結。做人果然還是不要太貪心的好。橫捏著簽子遞到伊的嘴邊,雛啊嗚張口,啪嘰咬斷了簽子。

橫瞅著傻樂,說,我們hina驕傲的小虎牙還真是沒有咬不斷的東西。

雛抬手,橫識相地伸過腦袋。啪嘰。晴好的日光炸開了花。

 

二十分鐘后雛又嚷嚷著口渴,於是橫又陪著伊進了家咖啡店。

在Bar臺點單的時候雛扎個小臉對著柜台里精緻玲瓏的小甜品猛瞧。有吵架的一雙男人推搡著涌來,店員端著杯子摔向了雛,熱咖啡潑了一身,當時便紅了眼睛尖叫了。

於是,橫是癲瘋了的。有時溫柔的人若是發起火來那是掀了天翻了地的。兩方人扭打在一起。店員們紛紛圍攏過來幫忙,老闆最終趕走了鬧事的那兩個人。

雛抱著被熱咖啡澆透的半個手臂,仍驚魂未定。

橫捧起伊的腕,對著紅腫的肌膚呼呼吹,還一直問,燙著了嗎?疼不疼?

雛覺到了委屈,哇地撲在伊的懷裡,不燙,不疼,一點都不疼!

 

誰他媽以後敢在小祖宗身邊鬧事兒我橫山侯隆一定廢了丫命根子!

 

 

【75】

 

他們終於來到了大倉推薦的那家店。呼呼的冷氣迎面撲來,還未踏入店內便迎來了導購小姐標準的營業笑容。橫山侯隆撇嘴,心說你沒我們hina笑得好看。

 

男裝櫃檯前,雛扯過一件灰色西裝,問,yoko,這件行不?

橫捏著下巴瞅了瞅雛,又比劃了幾下衣服,然後搖頭。

雛又扯下了一件黑色的。橫繼續搖頭。雛在鱗次櫛比的衣架子里穿來穿去,扯了好幾件都被橫頻頻否決,於是蹲在地上撒潑不走了。橫跟導購小姐耳語了幾句,於是拿著白色襯衫米色西裝和一條灰白條紋的領帶放在了雛的懷裡,拉著伊進了更衣室。

 

雛瞪眼,我試衣服你跟著進來幹啥?

橫抱懷仄著門框,乜眼看著雛,你手笨的要死,萬一再傷著手臂了咋辦啊。

雛繼續瞪,我生活不能自理嗎我!

橫點頭,嘛,差不多咯。

 

三。二。一。橫山侯隆被一腳踹了出來并摔了個狗啃泥。

 

導購小姐小心翼翼地看著伊,關切地問,先生,您沒事兒吧?

橫麻利兒趴起來拍了拍衣服,笑,內啥,你們這地板拖的真他媽乾淨,打滑了都。

 

【76】

 

橫山侯隆看著站在自個兒眼前人模狗樣甚至有點人模狗樣過了頭的青年才俊村上信五先生,不僅看癡了眼。雛伸出小手在伊眼前揮了揮,問,yoko,咋樣?

 

橫甩了自己兩巴掌算是遏制住了內心某些風生水起的想法了。

 

橫伸手理了理雛有些褶皺的衣領,說,看吧,領帶又打歪了。於是拆了重來。

雛看著伊埋在自己胸前的尖尖頭頂和一雙清癯靈巧的手,內心忽而溫熱。

這個人是細膩溫柔而狂躁易怒的,伊的所有情緒皆因了你而流轉。伊是鎧甲又是軟肋,伊可為了你無所不能即便這一切皆不是伊所能。

 

常常,你囊獲了一種擁有,便失去了一個人的能力了。

 

【77】

 

今天的橫山侯隆要分享一個秘密。

我在結賬的時候把灰白條紋的周正領帶換成了桃紅色的可愛小領結。

 

今天的村上信五要分享一個秘密。

洗完澡后我帶著小領結圍著yoko的大浴巾滿屋子晃悠,最後被一個粗暴的抬身而后安然落上了床了。噓,小領結是被yoko親手褪下的。

 

今天的chi也要分享一個秘密。

棕髮小哥哥被黑髮小哥哥拖進被窩里滾,於是我便獨享棕髪小哥哥的大床啦。


*******分割線*******

评论(7)

热度(11)

© 秦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