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嬢

是炒雞喜歡ykym先生和mrkm先生的關傑尼∞6+1團擔

🖤💜

【橫雛】願無歲月可回頭(一)

·ooc,平行世界的故事

·宗旨只有一個,巨傻!!!巨白!!!盡量甜!!!

·大概都是一些凌亂破碎的小片段了

·腦洞貧乏星人,故事也蠻無趣,不知道會寫到猴年馬月,但會繼續下去啦

·以上~

 

【00】

 

詩經有雲,既見君子,雲胡不喜。

村上信五翻看著日語古文一知半解著,於是上天讓伊在這一刻遇見了橫山侯隆,就此。你說這一場場的遇見究竟是怎樣的預兆?憤世嫉俗或神采飛揚,叛逆不羈亦循規蹈矩?  

 

我相信,並不是每一場驚天動地的遇見都會有一個轟轟烈烈的終結。

我要給你們講一個故事,不算驚世駭俗,也不是刻骨銘心的。

或傷或暖,或明或暗,或你在或你不在,或不知所措或無所畏懼。  

 

也許牽了手的手,今生不一定好走,因這有了伴的路,願無歲月可回頭。

 

【01】

 

1996年的聖誕節,座標大阪府。

 

村上信五正站在二手書店裏翻看著幾本沒了封皮的舊書,橫山侯隆一個從天而降硬生生地砸在了伊的身上。這是一場遇見,雙方都瞠目結舌著,無可避免著。

不遺餘力地,猛然撞入了對方的生活,絲毫沒有溫柔的。

村上信五後來一直沒有搞明白,這個長相標緻清秀的男孩子為何會爬上高高的梯子,坐在天花板上看漫畫,還暴力地一躍而下,生怕別人察覺不到似的。

然而橫山侯隆不以為然,伊從村上信五身上慢悠悠地爬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塵土,居高臨下地說,你跟我腳底下杵著礙著我事兒了。然後仰著額頭哼著小曲兒招搖而過。

 

村上信五卷起手裏的書卷,更加暴力N次方地pia在了伊的腦殼上。

 

【02】

 

然後,2006年的聖誕節,橫山侯隆把酒瓶子砸得咣咣作響,拔了村上信五的電腦插座,扔了村上信五的A4稿紙,摔了村上信五的文庫本,張牙舞爪大吵大鬧著。

村上信五擼起袖子掀了桌子,一把揪起伊的衣領吼道,我操你大爺的橫山侯隆!你是嫌我村上信五的手太軟了還是你丫腦殼太硬了?哈?!

 

橫窩在牆角再不吱聲,委屈地團成了一團。於是雛輕輕地歎了口氣,拉過伊的手摟在了自己的胸口,幽幽地說,yoko,別鬧了。於是橫山侯隆知道,自己又小孩子氣了。

 

往往,你無法望清楚兩個彼此爭鬥卻又彼此珍慕的雄性生物的矛盾對峙。

有些感情原本並不存在,只是心內有了蛛絲馬跡有了忖度嚮往有了那種往裏死磕的想,才終於有了發生的。就像橫山侯隆同村上信五的相遇和在了一起,誰也記得不真切,可偏偏那樣自然而然的發生,寥若季節更迭,鬥轉星移,日升月落。

靜悄悄地牽了手,誠懇地吻了唇,一雙眼,便縈繞進了夢裏生裏。

 

後來,雛常說,既見君子,雲胡不喜。然後,橫會笑嘻嘻地懟一句,我明明是你從天而降的王子。往往,雛會在此時卷起身邊一切可以卷的東西不遺餘力地pia上橫的腦袋。

你無法解釋,無法揣摩,除了相信。

 

 

【03】

 

2004年,初過驚蟄,氣暖回溫,春雷始鳴,他們搬進了一幢老宅。綠生生的庭院,因熹微的晨光微微泛出金色。村上信五枕著溫溫日光,靜靜讀幾頁書。

橫山侯隆在門口叮咚咣當地敲著木樁,美滋滋地掛了個嶄新的郵箱,還煞有介事地揮著筆刷子用歪歪扭扭的漢字寫了個黑色的“橫”,再換色寫了個紫色的“雛”。

雛踢著腳丫子看那人晶瑩剔透的汗液順著頎長的脖頸流下,聲音柔柔的,卻藏不住笑意,yoko啊,雛字筆劃那麼多,真是難為你了。

於是搬進新家的第一天,橫齜牙咧嘴地朝著雛撲了過去。從庭院扭到屋裏,從地板打到桌上。雛順手抄起廣辭苑惡狠狠地pia上了那人的頭,鬧劇終結。

再於是,搬進新宅的第二天,橫頂著一腦袋的繃帶藏起了家裏一切厚度超過三釐米的書。

 

笑什麼笑,橫瞪眼,我爺們兒可是惜書之人,再這麼pia下去書都要被打壞了。

 

【04】

 

村上信五在沒有成名之前只是一個輕小說網站的特約作家。

 

作為一名資深寫手,雛在幻想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們的甜蜜橋段之餘,對自己的未知生活也充滿了期待。只是伊從未想過的是,當那人橫行霸道招搖過市地出現在自己身側時,方才驚覺,原來,自己早已沉淪在一片從未涉足的風花雪月中。

 

他們都說昭和時代的關西男子的粗獷是凝刻在了骨子裏的,情雖一往而深,卻被囿於自尊和要強之中。可我的yoko卻不是如此。雛默默想著,他的內心恬靜溫暖。

雖是是相同構造的身體,卻有著不同質地的靈魂。

但即便如此,橫山侯隆始終不一樣。矯情說來,就像同一株植物開出的兩朵截然不同的花。黑與紫,是生生不息的雙生之花。一個玄黑,一個黛紫,卻和諧到無以復加。

雛把這種靈魂上的契合看作是上天的恩慈,是再也沒有這樣的人了。

 

與橫在了一起,你便收囊了幸福。

這才不是大話,雛說,不信你可以試試,如果你腦袋夠硬的話。

 

 

【05】

 

橫山侯隆在家對街的小巷道裏開了一家小小的居酒屋,當然營業時間是隨心所欲的。過街便是女子高中,午每到休時刻,店裏就會充斥著清一色的JK水手服。

村上信五喜歡透過二樓書房的小小窗戶觀望店裏的一切。

 

那些漾在空氣裏的語笑喧嗔,一張張洋溢著明媚鮮活的年輕面龐。

花一樣的年紀,花一樣的資質。

雛支著下巴叼著筆晃著腦袋看著那時忙碌的橫。穿著素白的圍兜,抱著手臂與幾桌熟識的客人隨性地聊天,偶爾把小腦袋躲在手臂後面笑。看著看著,伊便心生了不安。

 

你知道的,太喜歡一個人,就會誠惶誠恐。

你時常覺得自己早已成不了自己的主人,有時,這會讓雛垂首沮喪。

而幸好,橫山侯隆待伊周到。

 

其實心裏全都明白。雛一個巴掌能把那人pia到北海道再從夏威夷繞一圈飛回棟小破樓,而橫總對伊的蠻橫沒了聲響。只是抱著腦袋沖著雛嚷,再打我還手了啊!

可橫從來都沒有對雛還過手。伊對雛太不會還手了。

咕嚕咕嚕滾過地板,扶著腦袋站在樓下客廳豎起大拇指,大吼一聲,他娘的!Pia得好! 

 

雛關了窗子,存檔,拔出USB,赤腳跑去橫的臥室倒頭就睡。

三、二、一。鎖孔被轉動的聲音。

 

Hina,太陽曬到屁股啦!快起床吃飯!

 

雛側躺在床上捏著被單哧哧笑,臉頰貼著那人的餘味。微熱的觸感。

 

【06】

 

橫山侯隆經常吐槽村上信五生活不能自理,雖然伊外表看來成熟穩重。

 

喂,hina!深色衣服跟淺色衣服要分開洗…… 

橫一條黑線。- -|

外賣不能帶著包裝就塞進微波爐啊!

橫兩條黑線。- -||

你就不能把你床上的書都放書架上?

橫三條黑線。- -|||

書架不是讓你他媽放零食用的!!

橫四條黑線。- -||||

慢著!你那包薯片都過期了,就別往嘴裏倒啦!

橫五條黑線。- -|||||

 

你是怎麼活這麼大的啊,生命力真他媽頑強……

橫山侯隆滿臉黑線。- -|||||||||||||||||||||||

 

這不是還有你嘛。啊,七點半了,番組要開始了快過來看!

雛滿不在乎地挪了挪屁股騰出一個地方示意伊坐下。

 

橫脫下手套放下衣籃,臉上是無可奈何的笑。卻也是發自內心了。

 

 

【07】

 

午後冷雨不斷,天色暗沉。橫山侯隆未歸的午後,只覺天光漫長。

偏門敞著,光景幽曲。牆上砌著一層琉璃瓦,青藤覆滿。隔壁屋子是家花店,花圃的柵欄爬滿薔薇枝子,葉已凋謝,另一邊是高拔木蘭樹,仰頭,天灰到深處去。雛窩在橫的床上披著橫的睡衣抱著橫的電腦重溫了一部很古舊的電影。被一句臺詞深深勾著心。

 

“當你被某個人吸引時,那只是意味著你倆在潛意識裏相互吸引。因此,所謂命運,就只不過是兩個瘋子認為他們自己是天造一對,地設一雙。” 

 

一語成讖。

 

雛抱著橫的被單細細嗅著,心裏有些什麼東西搖搖欲墜了。疼時懼時悲時喜時,都會想看見伊,想起伊。於是合上電腦,關好大門,走上了街。

許是過了飯點,店裏門可羅雀,只有一個做Part-Time的小哥在櫃檯跟某位熟客淡淡地聊著天。橫管這孩子叫戶君。詢問過後才知道橫午後出門仍未歸。

他中午跟幾個女高生出去了。戶君說,又補充了一句,我可不是告密哦。

 

雛氣結。掏出翻蓋機劈裏啪啦摁了一串數字,對著話筒吼,

Maru!今兒晚上陪我!我在yoko的店裏,快來接我!

 

整個居酒屋瑟瑟發抖。

 

【08】

 

傍晚五點,哼著小曲兒提著蛋糕返家的橫山侯隆發現村上信五並沒有在家,心生了焦灼。坐立不安地等了一個鐘頭,回過神時窗外正在落雨。

雨忽停忽止淅淅瀝瀝落了幾時,潮氣彌漫,苔痕深染。

不知何時遠遠近近亮起燈火,是溫柔地昏黃,整個街市都在這樣柔軟的光色中。橫顧不得眼前闌珊的燈火,蹬上鞋子也不管合腳與否,扯過外套撿起鑰匙便興沖沖奔了出去。

 

戶君!今兒hina來過麼!

 

店裏只有三三兩兩的客人,戶君支著腦袋瞥著電視上的番組,新來的廚子大倉坐在櫃檯邊跟某個獨酌的歐桑笑嘻嘻地幹著杯。橫眼下也沒心思批評丫了。

 

戶君歪著腦殼想了想,說,哦,中午那會兒來了,然後可生氣,打了個電話,然後又來了個捲髮男人,倆人就走了。

橫炸毛,捲髮?Maru嗎?

戶君應和著,對對對,是叫這個名兒來著。

橫跳起,你是不是跟hina說啥了!

戶君無辜,沒說啥啊,他問我你去哪了,我就實話實說了唄。

 

橫山侯隆體似篩糠,一把奪過大倉的酒杯一飲而盡。

 

 

【09】

 

村上信五素身只穿了件襯衫一腦袋撞在自家門口郵箱上的時候,是淩晨三點半。

眼下仍是深秋。橫山侯隆一屁股從沙發上蹦跳起來,十萬火急地沖去大門口,一眼望見自家小祖宗正一屁股坐地上鬼哭狼嚎,手背一直在抹眼淚。

 

橫跪在雛身邊,環過伊的肩膀,心疼地問,hina醤,疼不?你外套呢?

雛一巴掌不偏不倚直接甩頭頂上,我都看見星星了!你說疼不疼!

橫委屈,可也沒人動您啊,您自個兒懟上去的,郵箱還疼呢……

雛再pia,我更疼!都怪你!

橫一個冷噤,實力背鍋,對對對,都怨我!來,我先背你進去。

兜頭而來暴烈的酒精味和輕盈的重量,橫心下一酸,托著雛的屁股又往上抬高了幾分。雛一雙無處安放的大長腿再次懟上了大門,哭得更凶了。

好了好了祖宗,對不起對不起,您別哭了!心都讓您哭碎了啊!橫手忙腳亂。

橫山侯隆你他媽烏龜王八討厭蛋卑鄙無恥負心……嗝…漢!

 

雛閉著眼睛張牙舞爪胡亂pia著空氣,橫把伊放在了沙發上轉身去倒水拿毛毯。等再回來的時候,雛已經徹底安靜下來了。伊秋水盈盈的眸子在燈影中波光流轉。

 

橫洗了一條冷毛巾輕輕地擦拭著伊的臉,問,小祖宗,您今兒又跟誰喝酒去了?

雛說,yoko!橫山侯隆!

橫捏了捏伊的小臉蛋,hina醤,可不許撒謊哦。

雛啪嗒啪嗒甩著腦瓜子,才沒撒謊,不信你去問yoko!

橫扶額,長歎一口氣,複又換了個問法,那,maru今天穿的什麼衣服啊?

雛不假思索,藏青色的外套,可好看了!

 

橫山侯隆咬牙切齒碎碎念叨著,突然小祖宗在自個兒面前猛打著噴嚏,小暴脾氣更是不打一處來。讓你作,作!他娘的作感冒了吧!

雛頂嘴,我他娘的才沒感冒!

橫再怒,你他娘的今天怎麼這麼難搞!

雛委屈,你他娘的居然吼我!

橫撲通跪下,我他娘的錯了還不行嗎!

雛抹眼淚,你他娘的自個兒勾搭女高還懷疑我跟maru亂搞!那我就搞給你看啊!

橫連忙辯解,hina,你誤會了,我沒勾搭!

雛一個翻身堵住耳朵,不聽不聽烏龜念經!

橫伸手掰過伊的身子,雛閉眼,不看不看王八下蛋!

橫無奈,你就是頭魯莽的野豬!雛瞪大眼睛,pia之,你見過我這麼慈眉善目的野豬嘛!而後反手把伊扯入自己懷裏,我明明是家養的……

 

在村上信五心中,爭吵,就是用來升溫感情最美好的橋段。

尤其,是和橫山侯隆在一起。

 

 

【10】

 

現在是淩晨四點多一刻。村上信五小臉朝下趴在地上鼻水口液橫流遍地。

橫山侯隆突然就覺著自己這個爺們兒當的可真憋屈。伊動作輕柔地托起雛清瘦的小身板,用溫水把毛巾浸濕,繼續擦拭著伊早已緋紅的臉。鼻尖也紅紅的,看來真感冒了。

橫山侯隆拿起手機咬牙切齒地撥通了丸山隆平的電話,在對方接通後惡狠狠地丟下了一句,maru,我詛咒你今天回家的時候踩到1983年的狗屎。而後掛斷,毫不拖泥帶水。

 

橫摸了摸雛的額頭,有些發熱,但還不燙。

 

橫循循善誘著,乖,咱上床成不?

雛立正站好,好,你床還是我床!

橫攔腰摑住了雛的腰身,纖細得仿佛輕輕一直就會斷掉。橫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拍飛到西伯利亞。伊怯怯地問著,hina醤,你最近有好好吃飯嗎?

雛環過橫的脖頸,把玩著伊的耳朵,字正腔圓地回答著,有!

橫加大了手裏的力道,hina,以後你不能再這麼晚回來了,世道險惡著呐。

雛搖頭晃腦,那我就用八重齒把壞人全都咬死!

橫笑,小丫挺得真不愧是我的人。

雛也傻笑,口水嘩啦啦,那是那是!

 

橫推開臥室的門,接著說,hina,真的,你以後不能再跟別人喝這麼多了。

雛坐在床上點點頭,順手扯過了橫的手臂倒在伊的肩上,聲音幽幽的,yoko會擔心,要早點回家。而後睥睨著伊,尤其不能跟maru喝到太晚,不想yoko生氣,不想yoko擔心……

 

於是,橫山侯隆又被感動了。

 

 

【11】

 

第二天,村上信五枕著橫山侯隆的胳膊睡到日上三竿。

 

橫早就醒了,百無聊賴中把玩著那人硬硬的頭髮,hina醤,起床啦。

毫無反應,橫的手遊移到了伊的額頭,溫度已退,太陽曬屁股啦。

接著是眉眼處,我得去店裏看看了。

複而鼻尖,起來吃點東西吧。

繼續嘴唇,不過大手一揮換上了自己的唇。

 

雛嚶嚀著醒來,映入眼簾那張熟悉的臉,二話不說pia之。

雛揉搓著自己亂如鳥窩的頭髮,你咋在我床上呢?

橫又爬了回來,看清楚了您嘞這是我的床。

雛打哈欠,你的就是我的。

橫被堵得無言以對。

 

雛起身,踩著橫的身體披著橫的睡衣走去洗面臺洗漱。橫抓起雛的外套踩著雛的鞋子跟著走進了廚房開始準備午飯。聽著耳邊傳來的熟悉的巨大響動,橫美滋滋地哼著小曲兒。

雛掛著毛巾慢悠悠晃了進來煮著咖啡,順手端起了煎蛋大快朵頤。忽而發現餐桌上碼著一個精緻的蛋糕盒。雛一口吞了煎蛋狐疑地拿了起來。蛋糕?

橫揮著炒勺看了伊一眼,說,嗯,昨兒特意給你帶回來的。

雛細細地拆著盒子,問,網紅店裏買的?

橫不悅,哪有,獨此一家哦。

雛輕笑,別說是你橫山大少爺親手做的哦。

橫瞪眼,咋了咋了!

 

雛湊了過來輕輕啄了一下橫的面頰。透明的日光中,橫的臉一不小心微紅了。

橫低著頭給意面裝盤,輕聲說,hina,我昨天中午確實是跟女高生在一起,可不過只是去了了她們推薦的那個蛋糕教室而已。

雛遞過剛煮好的咖啡,仄著櫃子手捧馬克杯看著櫃檯裏那個不停忙碌著的身影,說,我知道,我相信你,是我不對。

橫拿著餐具,昨天我也不對,不該吃maru的醋。

雛在橫的面前坐下,修長的大手揉捏着伊软软的臉,可是吃醋的yoko超可愛了~

 

橫山侯隆只覺得天旋地轉,一瞬間,所有的芳華都已黯淡。

 

 

【12】

 

當村上信五整理著剛烘乾的衣服,慢條斯理地疊著倆人的胖次的時候,提早關了店門的橫山侯隆打了今天晚上的第十二個噴嚏。於是雛赤著腳啪嗒啪嗒朝伊跑了過去。

 

雛趴在橫旁邊的沙發靠背上,問,yoko,第幾個了?

橫抽了張紙用力地擰著鼻子,沒數。

雛若有所思,感冒了吧?

橫奶氣的聲音又蒙上了一層鼻音,還不是你傳染的。

雛驚歎,誒??可是我沒有感冒啊?

橫撇嘴,我不管,你的鍋。

雛繞過沙發在伊身邊坐下,難受不?

橫點了點頭,暈乎乎的。

雛手忙腳亂,那咋辦啊,吃點藥吧,我去拿藥…不行,還是先吃點飯吧,對!我去煮粥!

橫一把拉住沒頭蒼蠅似的雛,你別著急嘛,你一急,我更難受了。

雛忽閃著一雙大眼睛,yoko你想吃啥?

橫搖搖頭,現在還不餓。

雛蹙眉,不餓也得吃點東西,等下好把藥給喝了啊!我去買藥了!

說著雛撲到門邊,抓起衣架上橫的外套鑰匙便雷厲風行地出門了。

 

橫山侯隆枕著沙發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卻總不安穩。

 

 

【13】

 

恍惚中有人開門進來,徑直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橫山侯隆眉頭緊蹙,持續扭動著自己的身子,難過中,誰涼薄的手落在了自己的額頭上,輕喚著自己的名字,yoko,先把粥喝了,然後吃藥,等一下再睡。

 

橫昏沉著想睜開眼睛,卻發現眼皮太重了,怎樣都睜不開。

Yoko……那個聲音仍在繼續,那只手的主人仍在輕輕搖晃著自己的肩膀。然後橫感覺到那個人把自己扶了起來,溫暖乾燥的手掌貼上了自己的面頰。乖,張嘴喝粥了。

橫聽話地把嘴張開,反復咀嚼著無味的粥。

乖,再把嘴張開,吃藥了。那人說著,托著橫臉頰的手拍了拍。

橫再次聽話地把嘴張開,一顆藥丸放進了口中。閉嘴的時候不小心碰到那兩根手指,鹹鹹的,暖暖的。然後水是溫的。滑過咽喉的感覺很舒服,就是藥咽下去的時候太難過了。

橫輕哼了一聲,把頭靠在了伊的肩上。

 

Hina?

嗯?

 

雛低下頭看著橫。眼神關切。

 

你……別走…

 

雛一愣,然後笑了。我只是去拿條毯子,不會走的啦。

 

滿心的安穩。再也支撐不住了,橫山侯隆捏著那人的手腕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夢裏有一大片溫暖的光和花田。  

 

 

【14】

 

截稿日當天,村上信五跟出版社有約,揣著原稿便急匆匆地出了門,連電腦都忘了關。橫山侯隆進書房整理的時候瞥見螢幕上一行碩大的黑字,

 

アホ橫山侯隆永遠不會知道的事情”

 

那日從我面前輕盈墜下,雖然很臭屁,但像個天使。

其實那個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你了,所以惡狠狠地pia了你的頭。

相識第八年的時候擅自租了現在的房子,周正但害羞地跟我說,“hina醤,咱已經有了屋子,是時候建一個家了”,那時你的眼裏,閃爍著我從未見過的光芒。

十周年的時候因為我忙於趕稿而忘掉了紀念日這麼一回事兒,有史以來第一次在我面前撒潑打諢無理取鬧,那個yoko真的真的太可愛了。可愛到,都不忍心pia你腦袋了。

喜歡yoko的眼睛,yoko的鼻子,yoko的嘴唇,yoko的牙齒,yoko的頭髮,yoko的鎖骨,yoko的腿,yoko的全部的全部。當然,最喜歡那個喜歡hina的yoko啦。

我的電腦密碼是你的生日,手機1號快捷鍵是你的電話。

我想和你一起領養一個孩子,我大概是瘋了,我想一輩子都跟你在一起。

小的時候我的世界裏只有書籍,可是現在,又多了個你。

就算書不在了,可你還會在。

我最喜歡吃意面,只要是你做的。

可是似乎更喜歡你親手做的蛋糕一點啊。

生病的時候軟軟的甜甜的膩著我的yoko,最喜歡了!

 

(想到再補充吧~)

 

橫山侯隆的眼眶眥著,很熱。伊坐在書桌前,重新開了一個文檔。

 

【15】

 

アホ村上信五永遠不會知道的事情

 

那日從你頭頂躍下,其實早就看到你了。

想讓你記得我,所以臭屁了一下。

第八年的時候任性地租了現在的房子,甚至邀你同住。那個時候,我灌了自己三十多杯酒才有勇氣牽起你的手。

十周年的時候因為被你無視我鬧了孩子脾氣,真的對不起,可還是希望你看得到我呀。

喜歡hina的眼睛,hina的鼻子,hina的嘴唇,hina的牙齒,hina的頭髮,hina的鎖骨,hina的腿,hina的全部的全部。當然,最喜歡那個喜歡yoko的hina了。

我的電腦密碼是你的生日,手機0號快捷鍵是你的電話。

我也想和你一起領養一個孩子,我沒瘋,可我想一輩子都跟你在一起。

一直不自知自己究竟擁有什麼,可現在我知道了,我擁有你。

就算離親叛眾丟了所有,可你還會在。

我什麼都喜歡吃,只要是和hina一起吃的。

那我以後天天給你做蛋糕吃好不好。

生病那個不算不算請你失憶!!


生活就是,你來我往呀。


********分割線*********

评论(2)

热度(24)

© 秦嬢 | Powered by LOFTER